深海生明月-第1章-远方有海

 

从市政府出发,沿着西边的沿海公路往西南方向走6公里,再穿过海湾公园、跨海大桥和一段大约两公里的商业大道,便可到达一个叫南澳园的别墅区。这个别墅区三面丘陵环绕,南面是一片大海,风景极其秀丽,是这座一线城市最高档的豪宅区之一,据说每栋别墅售价超过3亿人民币。

位于南澳园东南角的一处别墅叫拢翠阁,它表面的墙体全是鹅黄色的,屋顶则是由橙色和浅黄色相间的瓦拼接而成。

朱康住在这里已有30年之久,在这30年里,他经历过这里拆迁了又再重建的全过程,然而现在他去世了,再也没有机会欣赏小区明年春节的花开了,同时这里也是朱煜浔19岁之前一直居住的地方。

朱康的水晶棺摆放在自家别墅的大堂里,他安详地睡在水晶棺木里,棺木的边沿放满了花圈。他的遗像摆放在正中央的桌子上,他半侧着脸,若有所思,手举在半空,指间一根香烟,这是赵洋生前常有的姿态。

朱煜浔站在棺木前低着头,表情强装平静地向爷爷作出了最后的告别,最后暗暗地抹去了两滴泪水。

朱煜浔从小跟着爷爷奶奶生活,他的父母则在美国工作生活,每年的寒暑假父母都会抽时间回来这里陪伴朱煜浔或者一家三口去旅游。他跟爷爷奶奶在一起相处的日子比父母还要长,爷爷突然意外离世,他无比悲痛却又无可奈何。

表姐阮丽珠则优雅地站在朱煜浔身边低着头,红着眼却没有失控地掉下眼泪,她轻轻地拍了拍朱煜浔的肩膀以示安慰。

奶奶朱老夫人穿着一身白色的送葬专用的服装,她颤颤巍巍地扶着棺木 “哀嚎”着,母亲杨琴则一边哭着一边安慰着老夫人,老夫人抹去了泪水,开始劝慰起悲哀地哭泣着的女儿和儿媳妇来。

父亲朱启文神情肃穆地站在棺木前,他穿着白色的西装,短短的头发里冒出几缕白丝,看起来似乎在这几天里便老了几岁。

在整个殡仪馆的大堂里,除了朱康的夫人、儿子、儿媳、女儿、孙子、孙女以外,他的朋友和生意合作伙伴以及中森国际的高管都赶来了,乱哄哄地像是在过大节日。似乎是人们成群结队地赶来参观这一隆重而体面的丧礼。

看着五彩缤纷的鲜花,绿色的嫩叶,浓郁的檀香,各色的花环,灵堂前站满了朱康生前的朋友和生意伙伴,一片喧哗声里使人嗅不出悲哀的气息。

葬礼一直进行到傍晚,一行人目送着朱康的灵车远去,才慢慢散了。

爷爷的灵车早已远去,朱煜浔依旧站在大门前看着灵车离去的方向,就像回到了小时候。小时候,爷爷总是有很多事要忙,而朱煜浔和奶奶以及梅姨每天早晨都会在大门前目送爷爷的车子离开,直至那辆黑色奔驰拐了个弯,最终消失在他们的视线里。



一阵阵海风吹来,却还是没能把朱煜浔湿润的眼睛吹干。不知过了多久,梅姨出来了,拍拍朱煜浔的肩膀,“阿浔,吃完饭了,老太太、先生和太太都在等着你呢。”

朱煜浔揉了揉哭红的眼睛,回应道:“好。”

“人生中总会面临生离死别,只要你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地活着,你爷爷在天堂会感到很安慰的。”梅姨说。

“嗯嗯,梅姨这几天辛苦你了。”朱煜浔挽着梅姨说道。梅姨在朱煜浔刚出生的时候来到朱家当女佣,那时她才30岁,这20多年来,她兢兢业业待朱家人犹如亲人般照顾,朱家人也把梅姨当家人,现在梅姨头上已有了一缕白发。她没有丈夫和儿女,一生孤苦伶仃,朱家给了她一个归宿。

这个酒楼位于僻静的区域内,总共只有两层楼,红墙白瓦,极具古典风格。

细雨飘飘,将酒楼的外墙化为暗红色,犹如凝血。朱煜浔开着那辆深蓝色特斯拉进入酒楼的停车场,他下了车,走过湿漉漉的庭院,来到酒楼的大堂里。

该酒楼以京城菜式为主,朱煜浔来过好几次,他最爱吃的只有烤鸭这道菜。

这次,他跟哈佛同学王健以及冯冬鑫相约至此讨论创办公司的事宜。

王健是京城人士,冯冬鑫也是北方人,每次跟他们相聚都会选择来这里。王健总说这里的菜式很有家乡的味道。

朱煜浔缓步上楼,在服务员的引领下走进淑芳阁。

王健和冯冬鑫早坐在位子上等候,他们看到朱煜浔的身影都站起来打招呼,3人热情地寒碜了一会儿,在等菜的空隙直奔主题。

“现今已取得永康集团1.5亿人民币投资。接下来,煜浔,君信的资金就靠你了。”王健那张长脸上扬着得意的笑容,他对自己拉来的这1.5亿元感到非常满意。他是个肌肉发达,身高1米75的健身爱好者,长相酷似知名电影演员吴京。他追到了美国女友梅根,一个出身美国南部家庭的开朗风趣又性感的女孩子。女孩看上他的并不是他壮硕的身材,而是他自信幽默的性格。而且,他们于今年订婚了。

他和朱煜浔都对人工智能有着狂热的兴趣,但他起初对创办公司并没有多大的热情,是朱煜浔说服了他。

而冯冬鑫则是几乎完全没有创办公司的想法,他一直是打算回国后接管父母的公司,然而,他的父母只给了他一笔资金让他尝试着投资或者开公司。

跟王健的健壮相比,冯冬鑫则是个长相白净的文弱书生,他跟王健差不多高,稍瘦点,戴着一副眼镜,斯斯文文的,说话也很温和。他是个十足的富二代,他的父母掌管着超过1000亿人民币的家族企业,虽然他很有投资眼光,据说曾在大学期间,便以100万的本金进入股市打滚了一番最后赚取了500万,但是由于从小习惯了在家族的庇护中长大,他欠缺了冒险精神。

与他们都不同的是,朱煜浔很早就有创办一家属于自己的公司的愿景,并很积极地为之规划,大学开始他就从自己的圈子里寻找到诸多合作伙伴。朱煜浔最终找到的合作伙伴就是这两位跟他同样对人工智能有着狂热爱好的哈佛同学。虽然朱煜浔比他们要小两岁,但他的想法很稳重成熟,公司很多事情都是他负责打理。

然而,父亲朱启文对他创办公司没有过多支持也不反对,母亲杨琴则十分反对,母亲希望朱煜浔能协助父亲管理爷爷留下的中森建筑设计公司,她认为创业很苦,她不理解他为何要自找苦吃。
唯一支持朱煜浔创业的人就是表姐阮丽珠,她比朱煜浔大4岁,是当红影视明星,她给朱煜浔的新公司投资了2000万。表姐之所以豪爽地投资2000万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那段时间她主演的电影《桐月台》大卖,刚好突破20亿票房。

这部《桐月台》是朱煜浔唯一看过阮丽珠主演的电影,她身上那特有的坚韧气质在这部电影里发挥得淋漓尽致。她骨子里的劲道,就像一个习武之人,倔强、坚毅、忍耐、韧性。那张小巧的方脸上带着隐隐约约的男子气,一双杏眼中自有明明白白的清朗,自从跟现任男友交往以来,她多了一丝温柔,像一弯新月,带着棱角却清亮的在夜空之上。《桐月台》那个角色无人能演,无人能通,只有阮丽珠才能把那个角色演出风采来。

为庆祝《桐月台》票房过20亿,剧组决定在农历八月十五晚上举办庆功宴,那晚,朱煜浔也去了,他的目的是认识酷娱文化传媒公司老总同时也是万银资本投资公司老总沈万峰。

阮丽珠说恰逢中秋节剧组里的很多人都会带家属参加此次晚宴,朱煜浔可以借此机会认识沈万峰说不定还能从他那里取得一笔可观的投资资金。

那晚,阮丽珠穿着一条粉色吊带款连衣裙,在一袭少女粉裙的衬托下,她更显少女范儿。

举办庆功宴的酒店位于魔都最繁华的地带,装修得富丽堂皇,地板是棕色的,餐桌用整洁的白布铺垫,椅子则是喜庆的红色。那晚,整个酒店里人声嘈杂,挤满了半醉半醒的人们,剧组人员里几乎所有的亲属统统到场。

制片人沈万峰抵达酒店时,阮丽珠和男主演刘承恩迎了上去,顿时引起一阵躁动。

酒店门前的影迷们大声尖叫着“阮丽珠”、“刘承恩”,还有几个粉丝闯进保安用身体围起来方便演员们行走的“安全地带”,她们抢着和丽珠以及刘承恩合影、要签名。

朱煜浔在楼台上俯视着门口的拥挤人潮,心里一边想,原来明星效应这么强大。那些影迷们挤在酒店门口,最后酒店保安迫不得已在领导的指示下关闭了那扇宽阔气派的金色大门。

“怎么会有这么多影迷?我说过多少遍不要把庆功宴的消息传出去了?”沈万峰拉长了整张脸,压低声音厉声质问道。

朱煜浔这才看清了他的脸,他长得很胖,不高,挺着一个啤酒肚,圆脸上有着明显的横肉,眼睑的卧蚕十分抢眼,看上去年纪接近60岁。他上身穿着一件浅蓝色条纹短袖衬衫,下身是一条黑色西裤,满脸严肃,不苟言笑,身边的工作人员战战兢兢地追随着他。

“按照您的意思,本次庆功宴邀请了剧组人员的家属。”一位穿着浅蓝色短袖衬衫和黑色短裙的中年女人说,“或者说人太多了,保密工作很难做得很好。”她是该电影的副导演冯友岚,拥有很强的交际能力,做事干净利落让人放心。

她讲的是实话,但阮丽珠不能附和,因为沈万峰向来是一个爱面子的人,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让他失了面子。

我能说服沈万峰入股云海科技吗?他会看好无人机、人工智能吗?朱煜浔远远看着沈万峰那张气鼓鼓的倔强的脸心想,假若他认为这方面的创业是一项必败无疑的事业,即便是商界大鳄也会犹豫彷徨的。

 此刻,导演钟永华的红色高背椅空空的。椅子上方有一件薄薄的蓝色防晒外套,它太轻薄了仿佛只要有人从旁边走过就会被蹭到地面上。钟永华早已离开,阮丽珠对此并不惊讶,毕竟宴会已接近尾声,餐桌上只剩下骨头和油腻脏乱的盘子。大家都在喝酒,而导演钟永华滴酒不沾,也永远不与吵闹的醉汉为伍。  

阮丽珠转向经纪人林虹,她是一位与阮丽珠同龄的女强人,身高跟阮丽珠差不多,都是1米68,非常胖,公关出身,能力很强,做事雷厉风行,在人际交往中如鱼得水,这两年间帮助阮丽珠签下几单国际知名化妆品、奢侈品的代言。“导演什么时候离开的?”

“他走了有半小时了。”

    导演钟永华依旧像往常那样不喜欢参加庆功宴,这是圈内人都知道的事。他这20多年来拍过的电影不多,且风格迥异,但一经放映基本都能获得很好的口碑以及高票房,几乎每部电影都会捧出一位影帝或影后。

沈万峰虽然脾气暴躁,但对钟永华,他永远都是笑脸。

“沈总,这位是我弟弟朱煜浔。”阮丽珠将朱煜浔介绍给沈万峰,“是一位无人机、人工智能的发烧友,在拍摄《桐月台》期间使用的无人机就是我弟弟公司新推出的产品。摄影老师不止一次说过这款无人机很好用、轻巧又便捷。”

“沈总,你好。”朱煜浔跟沈万峰握手,他能明显感觉到沈万峰手掌心的力量。

“你好,幸会幸会,真是后生可畏啊!”沈万峰的脸上显现出笑容道,“怎么样?这款无人机量产了吗?”

“我们正打算于今年年底进行量产。然后推向市场。”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meiwenhome.com//a/lianzaixiaoshuo/2018/0409/26.html